金寨绝酿——“金台酒”

首页

2018-10-16

金寨绝酿——“金台酒”“金台酒“俗称小茅台,为金寨县梅山酒厂上世纪80年代聘请茅台酒师按照茅台酒传统、经长期陈酿,精心勾兑而成,是迄今为止国内最接近茅台酒酒质的外地酒;同时,它也是贵州茅台酒厂当年援助革命老区的历史见证。

金寨县地处大别山区,解放后很长一个时期,发展的速度相对较慢。 为支持金寨加快致富的步伐,上世纪八十年代,金寨邀请洪学智等老将军出面牵线搭桥促成了茅台酒厂与金寨梅山酒厂的合作。

为此,茅台酒厂打破“传统工艺和配方不外传”的惯例,派出优秀酒师长年驻梅山酒厂现场指导,严格按照茅台酒的传统生产工艺与配方,采用上等红和大别山的优质泉水,经长期陈酿、精心勾兑生产出—“金台酒”。 “金台酒”与茅台酒同属酱香型,规格为53度、500毫升,酒体醇厚丰满,酱香突出,幽雅细腻,回味悠长,具有典型的茅台酒风格。

1988年曾获安徽省优质新产品奖和首届中国食品博览会银质奖。

“金台酒”实际生产的历史很短暂,80年代即已绝版,现存世量极少,保存期限都在25年以上,属名符其实的陈年佳酿。

徐河森20年茅台品尝美文赏析开盖后,见酒在瓶中呈黄绿色,鼻子对着瓶口闻,并未感到有怡人的香味。

倒入杯中,酒呈淡黄绿色,这时就开始有阵阵奇妙的芳香飘来,时隐时现,你不知道这香味何时能来,但它却总在你不经意时向你袭来,令你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舒畅和冲动,这时你倘若贪婪地将酒杯凑近你的鼻子,你反而什么都闻不到了,就如秋游园林,飘来阵阵桂花香味,你有时不禁会陶醉于这密密小小的金黄色的桂花,眯着眼将鼻子凑到桂花前,结果你什么味都没有闻到。 这又使我想起芝麻,芝麻是很香的,我们感受它的香通常在吃烧饼、葱油饼、脆瓶等点心时,有时点心吃完了,最后发觉牙缝里还塞了个芝麻,就舔出嚼碎,这时的芝麻,大概是最香的了。

有一次妈妈炒了一碗芝麻,凉好后准备用瓶子在桌上碾碎,留着拌糖做青团的包芯,我想起芝麻的香,就从碗里抓了一把塞到嘴里,满口地嚼啊嚼啊,结果大失所望,怎么没有了平日里芝麻的那种香味了?我崇拜上帝的公正,它总是在人们贪婪时惩罚他们。

20年茅台的芳香,极像我小时候最爱闻到的一种香味。 儿时的农村,生活清平,平日是见不到荤菜的,只有逢年过节,或是来了客人,父亲才会去割二三斤肉,回来红烧,有时来了贵客,还会再杀一只鸡,这时家里的灶台会格外的热气腾腾,妈妈坐在灶后拉着风箱烧火,父亲煞有介事地在灶前忙这忙那。 肉炒好后,还要放水在铁锅里焖较长的时间,这时在门外就能闻到美妙的香,这香味,就酷似现在闻到的20年茅台的芳香。 有时候中午放学归来,背着书包,空着肚子,拖着疲惫的脚步,当快到家时闻到从家中飘来的这香味,顿时神采飞扬,蹦跳着向家里冲去。 20年茅台的芳香,之所以在香前加一个“芳”字,是因为它似乎像一种花香,又像是一种高级的香水,使人高雅起来,并不纯粹地像红烧肉时远闻的香那样让人庸俗。 那天开酒时不小心先在房间里滴了两滴在桌子上,睡前坐在桌旁看书,仍不时有芳香飘来,正不解时,发现了桌上的两滴酒斑。

流行的艺术往往是雅俗共赏的艺术,那么流行成为国酒的茅台,陈放后的芳香,是否也雅俗共赏呢?20年茅台入口的感觉也是很特别的,远非新茅台能比。

呷到嘴里时,感到很温柔的辣,辣中带一丝温柔的麻,不象新茅台那般生硬的焦麻,也不象湖南辣椒,辣中有许多的尖刺,这辣直冲鼻子,然后由鼻子迅速向脸上扩散,使脸发热,要冒汗,让人感觉很通畅,就像吃了好的辣椒,只有脸上冒汗,其它地方不冒汗,但又没有辣椒那样凶猛,辣得嘴疼,辣得说不出话。

酒一到嘴里就化了,仿佛化成了汽体,通过鼻子扩散到脸上,嘴中没有液体的感觉,没有液体向下流的感觉,舌根及喉咙以下没有感觉。

喝第一口后几十秒内,就会打嗝返香,这香气有点像闻到的芳香,但比芳香更实在,更像食物的香,也是让人很舒服、很满足的。 老乡们聚在一块儿随心所欲,天南海北,几小杯后已是脸发热、四肢发热,而头依然冷静,不晕不飘。 喝到后面,大概是酒在空气中有一点氧化,或者是因为我们对酒的辣已经麻木或适应了,酒喝到嘴里没有开始那么辣了,到是感觉到酒的香和甘了,这香也和闻到的芳香相一致,只是体会在嘴里,香中有甘,甘中有香,香和甘相互烘托,让我感到喝的不是酒,而是人间最美的琼浆,直想再喝十瓶,可惜我只有一瓶!散席后意犹未尽,时有香嗝,浑身暧洋洋,脚尤热,独头脑清醒,自我感觉极佳,也感觉世界很美好,人生很美好,好象有使不完的劲。 直到躺下睡觉,依然沉浸在那美妙的芳香之中,仿佛血液被香得发热,浑身被香得酥麻,香成了粉状,久久难以入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