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手造:华宁陶有情怀的呼吸

首页

2018-10-13

穿着围裙挂着钱袋的小猪,背上驮着钱串儿斜着眼睛瞅人的小马,这一件件惟妙惟肖的十二生肖民间手造陶塑作品,带给农妇的是经济收入和满满的成就感,带给邓红锦的则是铺天盖地的幸福感。

“成就十二生肖华宁陶民间手造陶塑,是我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它让我的陶艺生涯更接地气。

它起始于甸尾失地农民手造活动,正在延展、提升为广阔的华宁民艺运动,期待它唤醒华宁几百年历史的陶塑民俗。

”陶艺家邓红锦说。

彼时,距离她的锦窑入驻华宁甸尾社区已四年,作为云南“文人陶”的代表性人物,她的华宁陶艺作品备受市场推崇。 2017年春,在与甸尾居民小组长豆思贤的一次闲谈中,邓红锦了解到甸尾失地农民的生活困境,当场决定向农民传授手造陶塑技艺,发泥巴、工具给农民,并长期收购农民的作品,统一施釉烧制并销售。 之所以选择徒手捏塑,是因为门槛很低,不需要农民任何投入。

在捏塑题材的选择上,她想到的则是十二生肖。

“人人都从属于一个生肖,未来的市场很大。 农妇们在农村生活一辈子,对动物特别熟悉,学起来也容易上手。 ”邓红锦说。 2017年6月,华宁陶民间手造陶塑项目正式启动。

第一堂课邓红锦给农妇们讲的是花道和花艺,这是一次艺术的审美启蒙。 在30位前来学习的农妇中,李慧娟的表现让人惊艳。

“她打量完花材之后,先插了一个大叶子,又找了个大枝丫做背景,再插了一朵非常漂亮的花。

”邓红锦觉得,李慧娟已经懂得如何营造背景了,而且体现出主次关系的主动处理。 尽管项目启动当月,农妇们就能做出成品,但由于没能很好地掌握陶泥干湿度,很多作品都存在炸裂的问题,成品率不足20%。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锦窑的教员们采取了上门走访授课的方式。 在作品验收中则十分讲究方式方法,教员们谨守一个原则,每次验收,“十个缺点只说两个”,不能让她们觉得做手造太难。 如今,成品率已基本达到60%。 从去年12月份开始,邓红锦惊喜地发现,农妇自己会创意了,她们已经可以把动物生活环境的元素,装饰到手造作品上。

有个农妇把自家院子里的花以堆贴的方式装饰到自己捏的羊身上,正因为这样的装饰,那只羊很快就卖掉了。

“截至目前,在锦窑接受过手造陶塑技艺培训的有50余人,能做出成品的人有近20人,能做出优秀作品被收藏的有8人。

”锦窑手造陶塑项目设计总监杨云山告诉记者。 作为十二生肖手造陶塑作品的造型设计者,31岁的杨云山是农妇们口中亲切的杨老师,“十二生肖的设计过程实际上也是挑战自我、突破自我的过程,这样的过程带给人很大的成就感。

”杨云山说。

去年底,甸尾居民做的3只羊和3匹马被云南艺术学院和昆明理工大学的美术教授收藏,今年初,4只狗、1匹马被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中华陶艺大师联盟主席孟树峰收藏。 孟树峰评价说,这些手造陶塑不俗不矫,有天真、有任性、有匠心,天然地达到了一个艺术高度。

在把生活环境的元素作为装饰的基础上,邓红锦还打算把古滇国装饰纹样,云南民族绣品、木雕、石雕的装饰元素,中国传统装饰纹样都陆续用于手造陶塑。

同时,她还致力于打造华宁县民间手造陶塑艺术馆。 伴随着十二生肖手造作品的成功,也有人建议邓红锦把产品内容扩大一些,但是她没有接受,因为她始终坚信,进入十二生肖这道“窄门”,里面会有更加硕大的世界。 34岁的李慧娟本是青龙镇小树多人,嫁到甸尾后每天面对的都是柴米油盐,如果不是民间手造活动,她幼时的绘画天分和超然的灵性就将磨灭在这样的日常里。

通过锦窑的系统培训,李慧娟做的猪、虎、羊、狗皆栩栩如生,“因为要带孩子,我两天才能做出一个生肖,能赚100块钱。 ”李慧娟说。 她自我创意的咧着嘴笑的呆萌小猪已被云南艺术学院的教授收藏。

“我小时候就喜欢画画,看见课本上的人物就能原模原样地画下来,现在再来做这些作品,正好圆了我儿时的梦想。 ”李慧娟告诉记者。 作为一个典型的失地村庄,甸尾居民小组的580人几乎都没了土地。 青壮年外出打工,中老年妇女在家附近给人剥豆赚钱,这就是这个村庄主要的经济来源。 从失地农民到民间手工艺匠人,民间手造在甸尾的兴起,改变的不仅仅是居民的身份,还有他们的生活方式。 “你看,我这只羊身上的花就是我从这个塑料杯上看到的。

”62岁的文丽英拿着刚装饰好的小羊告诉记者。 现在文丽英每天能做2个小生肖,可为她带来40元的收入。 67岁的施桂珍并未参加过锦窑的培训,她接触民间手造源于邻居文丽英。

“我看文丽英在做,我也就跟她学着做做。 ”她说。

施桂珍做的最多,做得最好的是马。

施桂珍家里养了10多年马,她了解马的习性,马的喜怒哀乐,因而,她做的马哪怕是一个眼神、一张嘴巴都饱含了感情。

这其中,最触动人心的要数那只睥睨众生的小马。 “你怎么想到要给马做这样一个高傲的眼神?”“喏!你看我家的门神就是这个眼神啊!”她的回答总让人忍俊不禁。 此前,她唯一与艺术沾边的就是喜欢绣花,会编草帽锅盖。 而今,她每天能做一匹马,每匹马会给她带来100元的收入。

清新、生动,既富有田园风格,又极具生活气息,沉睡多时的生活记忆油然而生,能瞬间触动人内心深处最难忘的乡愁,这是这些民间手造作品给记者的最大观感。 而邓红锦觉得,民间手造之所以能激发农妇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是因为她们做的这些动物一般都是支撑她们生计和生活的,她们对其有很深的感情,所以,“她们总是用她们认为美丽的东西来荣耀这些动物。 ”“这些失地农民就想实实在在地得实惠,从目前的情况看,做得好的农妇收入确实比剥豆子高,但愿它的辐射带动效应能大一点,能吸引更多人投身到民间手造活动中来。 ”豆思贤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实现中国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就华宁陶技艺的传承和发扬而言,民间手造是最好的方式。 ”在民间手造的路上,华宁县委宣传部长李军无疑想得更为深远。 据李军介绍,目前华宁县已经出台《华宁陶民间手造陶塑发展方案》,按该方案,华宁县将用三年时间,以锦窑为主体,以县城5个社区(甸尾、城关、上村、西门、右所)为重点,动员引导全县民间人士特别是失地、待业群众参与到华宁陶发展中来,培养民间手造陶塑技艺人才300人,形成“企业+农户”、小个体大群体的民间手造陶塑发展和人才培养模式。 “除了实现居家就业、增加收入外,民间手造还有利于营造华宁陶氛围,让华宁陶单一的器型向多元化发展,这其中就涉及圆雕技艺的传承。

”李军说,“圆雕技艺是华宁陶的精萃,千百年来,华宁陶的能工巧匠制作出了大量的人物、动物、文房等经典的陶塑作品,历来为人们所推崇和喜爱。

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圆雕技艺的传承后继乏力,而民间手造陶塑将很好地衔接上这一技艺的传承链条,并让其进一步发扬光大。

”“陶产业是华宁具有深厚历史底蕴的特色产业,民间手造有利于改变过去世家传承的单一模式,形成华宁陶民间传承氛围,陶产业与群众更紧密地结合也有利于解决失地农民的生活和生计问题。

借助华宁陶名片,打造一村一品、一镇一业,最终形成一代民俗。

”华宁县委书记黄云鹍说。 编辑:陈荟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