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山“张海迪”王友翠:针线里绣出生活的希望

首页

2018-10-16

王友翠(中)在母亲(右)和邻居的帮助下展示她绣的八骏图。 (冉春轩摄)正在绣十字绣的王友翠,对未来充满憧憬。

(冉春轩摄)父亲不在家,邻居丁大福帮忙抱王友翠下楼。

(冉春轩摄)天气晴朗时,王友翠最希望到楼下散散心。

(冉春轩摄)记者冉春轩李美华20年前,她健康活泼,如花似玉。

20年后,她高位截瘫,乐观坚强。

半身无知觉,双脚萎缩到皮包骨头,但却靠纤细的双手,用针线在十字绣里重拾生活的信心。 她就是巫溪县中梁乡银水社区的王友翠,身边人都说她是深山张海迪。 一九九六年农历三月初九,是一个王友翠终生难忘的日子。 那一天,她在一次意外中受伤,从此与轮椅为伴,再也没站起来过。

那天,燕尔新婚的王友翠回家探亲,碰巧遇到邻居争吵,遂上前劝阻,拉扯到一起的邻居们在推搡过程中不慎将她推下一丈多高的石坎。

邻居们见有人摔伤,才停止战争,将王友翠送进了沈家乡卫生院。

医生诊断后直摇头:脊柱神经严重受损,恐怕站不起来了。

婆家人听了这一消息,心情十分凝重,结婚才三个月,就弄个瘫媳妇在家,以后日子怎么过?王友翠说:婆家的意思是我在娘家出的事,就要娘家负责。 出院后,王友翠老实憨厚的父亲王宗满一气之下便把她接回了家。 前夫刚开始每年还会隔段时间来探视几次,几年后,长期在外打工的前夫和她感情愈发淡漠,并和她解除了婚姻关系。 这20年,因下肢瘫痪,动弹不得,整日只得与轮椅为伴。 起床是父亲抱上轮椅,睡觉从轮椅抱回床上。 最近这些年,想下楼去看看,父亲年纪大,抱不动了,就只能请邻居帮忙。

这20年,因下半身毫无知觉,大小便失禁,每天像刚出生的婴儿一样需要尿布、屎片几十张。 每天就是母亲洗,一洗就是大半天。

父亲74(岁),母亲69(岁)了,还患有高血压和严重的胃病。

每每看着年迈的双亲为自己操劳,王友翠心里都是满满的愧疚感。

1997年,妈的日子比我过得还要惨!王友翠哽咽着回忆,那一年,她的三哥王友柱在山西某煤矿挖煤时双脚意外受伤,也瘫痪在床。

我家三间瓦屋,一个屋子里睡一个,妈送药时一手端一碗,送了这边又送那边,吃饭时也一样,我都听到妈偷偷哭了好多回……那是最难熬的几年,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王友翠说,差不多有将近10年的时间,她几乎天天眼睛都是肿的,她家至少有5年没有过过年。

每当看着父母辛苦操劳,她都用力拍打自己的双腿,恨自己无能,成了父母最大的累赘。 但是,她双腿始终一点知觉也没有。

必须自立自强,别的父母都在享福,而我的爸妈却因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每次看到父母如此辛苦,她都暗自发誓:我虽然失去了双腿,但至少还有一双健全的手,我要用双手去挣钱。

冷静下来,她开始思考自己的双手能做什么。

开始几年,她主要纳鞋垫,每年都会纳出几十双手工鞋垫。

但在当时,手工鞋垫并不值钱,她纳的鞋垫绝大部分都送给了亲戚朋友。

2011年底,邻居董琼告诉她:绣十字绣可以卖钱。 得知这一消息,王友翠如获救命稻草,兴奋得好几天都睡不着觉。

心动不如行动。

王友翠说干就干,托人购买亚麻布、样图、针线,一针一线的开始学起。

万事开头难。 更何况是一个瘫痪多年的残疾人。

王友翠学的十分艰辛,不到一个月,手上起了血泡,颈椎、腰椎疼痛难忍。

必须坚持下去。

她咬紧牙关,一天一天的坚持,终于,在几个月后,她完成了自己的第一幅作品,一幅并不算复杂的寿字。

尝到成功甜头的王友翠信心大增。

接下来的两年,她每天绣六、七个小时,只在身体实在疼得受不了的情况下稍作休息。

不仅完全掌握了十字绣的技术,还学会了编抽纸盒。 她还委托亲戚帮忙在县城给她找了一家手工艺品店,代售她的作品。 直到去年十一月,王友翠才卖出了自己的第一幅作品《孔雀图》,是她的侄女帮助她把消息发到网上,一个本地人以2000元的价格买走了这幅全手工刺绣。 拿到第一笔靠自己的双手挣来的钱,王友翠特别高兴,我的手也可以挣钱了!这次成功让王友翠看到了生活的希望,也坚定了她自己养活自己的信心。

今年9月底,一幅长米、宽米的《八骏图》收针完工。

八匹奔腾的骏马,健硕高大,英姿勃发,栩栩如生。 唯一的不足就是我的一些汗水流在底布边上,洗不干净了。 对于这幅作品,王友翠自己比较满意。 当得知作品上的污渍在装裱是可以通过技术处理干净时,她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脸上又恢复了乐观的微笑。

我做刺绣和很多人不一样,说直接点,就是想靠它挣钱贴补家用,为父母减轻点负担。 希望欣赏它的收藏者能够买下这件作品。 王友翠质朴而善良,挣钱还有个心愿就是想给老妈买个银镯子,老人们都说戴银镯子可以祛除湿气,妈老了,身体不好。

中梁离县城有点远,作品不好卖,好想在城里去租个小店,养活自己。 王友翠说,这就是她现在最大的梦想。

这些年来,王友翠其实最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

2001年,哥哥为让她尽量过得好一点,给她买了第一个手机,一来孤独的时候可以给亲戚朋友打电话,二来平时可以玩玩游戏,打发时间。

但这个手机,她用了整整7年,直到2008年,对口帮扶他家的一位干部为她送来一部新手机。 将近15年,王友翠才用4部手机,后3部都是帮扶她的爱心人士赠送的。 20年来,王友翠走的最远的地方是离中梁仅50公里左右的巫溪县城,且只去过一次。

那是去年她过生日时,她的二哥从成都给她寄来2000元,让她包车去了一趟城里。

这次旅行对王友翠影响比较大,她从繁华的城市里看到了自己生存的希望。 租个小房子,开个小店,卖点小作品,是不是就可以养活自己了呢?以前还经常送鞋垫感谢帮我的人,现在时间都花在绣十字绣上,对不起这些好心人。

王友翠说,这些年很多人都帮助过自己,她无以回报,最大的心愿就是坚持把十字绣绣好,然后好好活下去,不让好心人失望。 临近傍晚,深秋斜阳柔和温煦,王友翠目光清澈,脸上依旧挂着一丝淡淡的微笑。